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澳华网(aohua123.com)
当前位置:主页 > 科研博文 > 正文

我的母亲葛华奠

时间:2019-09-11 11:20 作者:未知
 

 

 

我的母亲葛华奠受权发布吕启祥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9年9月11日发布明天是吕启祥的母亲、我的岳母葛华奠诞辰110周年,她老人家生于1909农历八月十四日200485病逝。为缅怀老人家110周年诞辰,现在受权发布吕启祥二0 一九年四月至五月陆续写出的文章《我的母亲葛华奠》。
****************************我的母亲葛华奠终其一生唯愿付出,极少索取。无论用旧道德或新道德来衡量,都可谓无亏无愧。
上世纪末的1999年,我写了一篇《母亲今年九十整》,开头说,母亲生于1909年,今年整整90岁了。之所以要在此时写,是因为“我不愿按常例在母亲百年之后才来写祭悼文字怀念生前、赞颂美德,因为她已无知无觉;我只愿她在有生之年看到这篇文字,明白她在儿女心目中的位置,了解自己的人生价值,则其欣慰当何如!” 我的这个愿望是实现了。该文写就打印出来,其时妈妈还很清健,不仅她看到了,家人亲友包括北师大师友和昔日的学生、现在的同事都看到了。为了保存该文,曽在《老人天地》刊发,而且作为我《红楼梦寻味录》的“代后记”收入该书,以后凡看到这一着作的也都读过该文。从那时到现在,又过去了整整二十年。母亲在2004年即她95岁那年永远离开了我们,此后,逢清明及生日忌日特别是百岁冥寿都有所纪念,主要是在网上、在心中,文字都很简约。我一直想要再为母亲写点什么,九十整那篇文章太过简略了,而且如一位老友所问,你母亲叫什么呀?连名姓都没有。真是极大的疏忽,补阙和充实也是我自己的心愿。 母亲生在浙江绍兴临浦王家闸附近的汕头埠村,村里务农者多,外祖父葛陛伦(字需生)则是位教书先生。他的开明也表现在生儿育女的观念上,外祖母一连生了五个女儿,他并无不悦,反过来安慰妻子,直到最后得了一个儿子,取名未迟。未迟者,不算晚也,足见淡定。按旧例,女儿是不排行的。母亲是老二,名华奠,大姨月奠,五姨叫纪华。她们似并未正式读书入塾,但都识字能读。母亲的中文程度不逊于今之中学生,文字能力或有过之。在《九十整》一文之中,我曽叙及从《山阴天乐葛氏宗谱》中外祖父的一篇传,大略知晓外祖父不得志于科举而热心公益,博雅弘达、安贫乐道。江浙一带是清末民初开风气的地方,办实业、兴铁路、开书局、设学校等等,外祖父兄弟参与其中。外祖父曽两度服务于上海商务印书馆,因遭“一.二八”战火愤而返里。他生前与蔡东藩、吴昌硕、汤寿潜等交,颇有吴昌硕见赠的画。第四女嫁入汤家,惜乎早亡。与蔡东藩亦差点成为亲家。我的大姨嗜看小说,擅讲故事,十分生动而有所加工。她嫁入欢潭田家,大姨夫是个十分幽默的人,出语风趣,乃农事之全把式。我母亲则嫁到了临浦,以后随我父亲去上海、广州,后半生则同我长居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