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澳华网(aohua123.com)
当前位置:主页 > 科研博文 > 正文

教师节忆老师

时间:2019-09-11 10:41 作者:未知
 

 

 

教师节了,纪念下那些教过我的老师们,以免遗忘。 小学篇读小学是三十五年前的事情,小学的老师虽然大多学历低下,有不少初中甚至小学毕业就任教做代课老师的,但确实是敬业,把学生当自己孩子看,因为是代课,这些老师的收入和正式分配的师范生相比,差不多只有1/2到1/3,但不妨碍这些老师的兢兢业业,后来赶上国家政策的“考试转正”,也算是功德圆满。当然也有被校长撵出去又赖皮回来的“别人教得我为什么教不得”的泼皮老师,介于是街坊邻居关系就不展开。那时的班主任一般兼任数学、语文甚至是美术等任课老师,这种情况到五年级才有改变。一年级的班主任李老师是个胖墩墩的彝族中年妇女,严格但和蔼可亲,唯一记得的就是我到黑板上写“鱼”的时候,写了繁体字,同学们一致说错了。于是,这老师非常有耐心的把繁体字和简体字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并告诉同学到家里翻古书,看看和简体字有啥区别,也算是循循善诱,激发学生的文化兴趣。二年级到四年级的是同镇的高老师,离老宅不远,家长间也是彼此熟悉。上课讲故事甚于讲课本内容,自然还是比较讨学生喜欢,下课经常和我们拉家常。当然高对学生要求不严。否则,我小学生手册上不会有那么多“经常不完成家庭作业”。记忆深刻的是地理老师兼美术老师的陈老师,持续了我美术一直满分的传统,加之我地理成绩异常好,老师印象颇佳。五六年级的换了班主任鲁老师,县里和州上少有的特级女教师,和蔼可亲,而且异常严格、认真。教书经验老到丰富,对学生亲切中带着威严。以至于当年普及六年制教育时,小升初只有1/3的录取率,而我们班大约3/4的人都考上了。不过鲁老师给我的小学生手册评语大多是家长般的训斥。最后一次与鲁老师通电话是七年前,当得知我从中科大再度毕业时,她无限感慨地说“你小时候是个么勒,上课从来不听讲,喜欢自己摸出摸出,….没想到却是我教过的学生中学问最好的”。如果鲁老师和其配偶陈校长还健在的话,现在也是接近米寿之人了,敬祝二老身体健康。小学的音乐老师,低年级的自然老师已然驾鹤而去。低年级的自然老师是邻村的,擅长土医跌打损伤,同学嬉闹手臂脱臼,老师笑嘻嘻不经意间将骨结合,深得学生喜欢。五六年级的自然吴老师,在听说我考入重点大学后,问来地址,欣然写信祝贺,甚是鼓励。小学的老师们,大多充满着浓浓的乡土味,然极其和蔼,极其敬业,虽有严厉如鲁老师,但不失名师风范,留给我的是无穷的人生财富和无尽的怀念。初中篇相比较小学,初中是我玩得最疯的时代。初中一年级的班主任兼语文是张国华老师,气质上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上海的文化人而不是云南穷乡僻壤的中学老师。因为成绩和班长职务的关系,老师一直对我照顾有加,在离开中学奔赴法律岗位时,特意给我留了一大捆中考试卷解析的书。老师通过自学考取了律师资格,现在老家做大法官,造福一方百姓,给老师点个赞。初中英语老师王朝先是个非常好的老师,初二任班主任,但被我当年的桀骜不驯搞得哭笑不得。王老师曾经当场把我的班长职位给撤了改选,不惜又是全票再次当选,可以想象当时王老师之愤怒。不过王老师一直当着其他老师和同学的面夸我,“你要去读高中,一定能上大学。”于是乎,当年我初中考中专差两分只能去读高中时,王老师非常开心地给了我很多高中、大学的教科书,说:“不要难过,应该庆幸才是,你考上中专绝对是个浪费,你去读高中最少能上个本科”。初二、初三的语文老师是我本家,对学生非常和气,深受学生喜欢,当然也会罚学生写作业。以至于2013年带着堂侄子来上海入读上海工程技术大学轨道交通学院时,我笑嘻嘻跟侄儿讲,你爸罚过我写斗殴的“殴”字,两页小楷。初一到初三的数学老师陈绍彪中规中矩,教书相对于其他老师来说,比较卖力。最擅长培养尖子生,经常启发学生、和学生一起讨论问题,也比较和蔼。因为我画坐标轴和二次曲线用了几种颜色,陈老师在作业本上留言,“知道你绘画很好,但数学两种颜色就可以了,绘画要继续保持,数学也要加油”。在我考上重点大学后,与陈老师书信交流时,陈老师说:“我传统的教法不适合你,不好意思没能让你数学考个好分数上中专,这也许是天意让你去读大学,否则你就浪费了”,言辞充满着淳淳之意。总言而之,我对初中的绝大多数老师没什么好印象,当然他们对我也没什么好印象——逃学、带头闹事,戏谑老师这破事干得太多。但上述的老师却是例外,他们难能可贵的履行着教师应有的职责,爱护学生,包容如我之类的捣蛋学生。以至于多年以来,一直在心里将他们铭记。